网站公告列表     学友堂,成就你我!  [admin  2006年11月29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学友堂 >> 理财 >> 银行 >> 文章正文
  中国动漫何处去:喜羊羊打得过功夫熊猫吗?           
中国动漫何处去:喜羊羊打得过功夫熊猫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更新时间:2010-6-1 12:33:1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篇文章

  

 两个“中国动漫产业盛事”,被称作对中国动漫80余年历史的激情回顾。对于许多动漫工作者和普通读者而言,后者更是意义非凡——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由国家主办的动漫艺术展事——它意味着曾经被视为低俗、不入流的动漫文化取得了官方的认可,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幸星国际影视动画学院济南分校】
  “憋足了气,浮出海面,外面阳光好灿烂。”漫画家、动画导演颜开说。

  6月30日,文化部五楼的小会议室,艺术大展入选动漫作品评审正在秘密进行。紧张评审的间隙,文化产业司动漫处处长宋奇惠手捧专家精心梳理的名单,逐一焦急地追问:“《铁扇公主》、《大闹天宫》、《哪吒闹海》作品原件在哪里?还有丁聪的《现实图》、华君武的《磨好刀再杀》、方成的《武大郎开店》、丰子恺的《阿Q正传》、廖冰兄的《阿庚传》?”

  将近一个世纪的绵长岁月,中国动漫作品的名单并不丰厚,况且,诞生于市井和战火中的许多原件更是无从追索★ 中国动漫的显赫开篇

  值得怀念的是这份不长名单的显赫开端。1941年,万氏兄弟(万籁鸣、万古蟾、万超尘、万涤寰)经过一年半的努力,绘制近2万张画稿,拍摄出1.8万余尺毛片。在这如山一样的资料里,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剪辑出中国、也是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作品——《铁扇公主》。

  在世界动漫史上,《铁扇公主》是继美国的《白雪公主》、《小人国》和《木偶奇遇记》之后的第四部大型动画艺术片。这部作品的问世,标志着中国动画以其浓郁的民族特色完全可与世界最出色的动画比肩,也正是这部作品,启发了“日本动漫之父”手冢治虫的创作,开启了辉煌的日本动漫时代。

80余年时光回转,中国动漫在一个高昂的开端之后,步入了长长的深谷,其间尽管时有闪耀着时代光辉的作品问世,却在规模、气势、品质、想象力上都差了一截。

  

  今天,我们更想追问的是:中国动漫始于何时?有着一个显赫开篇的中国动漫,缘何一度跌入深谷?700岁的孙悟空为什么如此孤独?“喜羊羊”打得过“功夫熊猫”吗?中国动漫向何处去?第三个黄金时代的路口,中国动漫如何作为?中国,到“动漫强国”有多远?

  幸运的是,经历了漫长的徘徊之后,我们今天能够赶上一个中国动漫发展的光辉时代。亚太动漫协会秘书长、亚洲青年动漫大赛组会秘书长王六一说。进入21世纪,国家对动漫产业的扶持力度明显加大,一系列政策紧锣密鼓: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财政部等部门《关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广电总局《关于发展我国影视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文化部《关于扶持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政策推力使中国动漫一时炙手可热。

  “中国动漫发展的春天到来了!”王六一说:“现在世界上有两个动漫大国——美国和日本,如果说将会出现第三个动漫大国,那毫无疑问,一定是中国★ 金城的三次漫画创业史

  毋庸置言,今天,这个路向清晰开阔,而短短20年前,所有的一切都很迷惘。“很难想象,我第一次去工商局注册漫画公司的时候,竟然被拒绝。”

  长安街旁一家高档写字楼里,漫友文化传播机构董事长、《漫友》杂志社长金城回忆自己的创业历程,感慨不已。

  坐拥自己公司出版的漫画“书城”,金城很庆幸赶上了“中国动漫发展的春天”。人生就像一幅又一幅漫画,经历过大开大阖,永不放弃的画笔是他坚持到今天的信念,遗憾的是,那些当时和他差不多同时起步的同行,大部分已经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

  从普普通通的连环画爱好者,到今天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漫画杂志的创办者,金城所走过的曲折道路,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动漫产业艰辛的发展历程。

  20世纪80年代中期,全国掀起一股连环画热潮,各家出版社为了赚钱竞相出版连环画。从小就喜欢画画金城高中毕业以后就靠画连环画为生。但是随着恶性竞争的加剧,连环画的质量急剧下降,市场仿佛在一夜之间就崩溃了。

  1985年,金城来到珠海,进入《珠海特区报》担任美术编辑。特区开放的环境使他有机会接触到港澳、日本等地的漫画作品。

  “当时香港的黄玉郎正如日中天,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穷小子,就靠画漫画打造了自己的杂志社、出版社、印刷厂和报纸,甚至使自己旗下的漫画公司成为全球第一家上市的漫画企业,令我深感震撼。”黄玉郎传奇般的经历极大地启发和激励了金城,“我当时就觉得自己看到了曙光。”

  1986年底,金城辞职,准备自己创业。

  怀抱梦想的金城回到哈尔滨,准备注册一家连环漫画公司,结果工商局一听公司的名字就摇头,“哪有这样的公司?不就是画画吗?你自己回家爱怎么画就怎么画吧。”愣是没给注册。“

  现在说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当时人们对于动漫的概念就是这样的隔膜。”金城于是召集几位同好,以工作室的形式开展创作。“我记得我曾以陈佩斯的形象画过一个《滑稽阿斯》的系列漫画,我还给陈佩斯写过信,但他没搭理我。”当时一共创作了五六部漫画作品,拿到北京,给专家和连环画杂志社一看,人家说,太日本了,不太像中国的连环画,担心读者难以接受而拒绝刊登和出版。“我们都挺灰心的,工作室也就解散了。”第一次创业失败。

  1992年,金城手上有攒了一点钱,心又有点儿活了,组织了一批人继续作漫画,很快钱烧光了,第二次创业失败。

  “虽然说失败了,但当时我认准了市场终会开放,出版业有机会。”金城所说的机会是日本漫画在内地的火爆。90年代初,日本漫画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内地并迅速掀起巨大的热潮,《龙珠》、《城市猎人》、《电影少女》等受到青少年的热捧。1993年,《画书大王》创刊,这本杂志因能同步刊载日本漫画而受到了读者的追捧,发行量迅速攀升至50多万册。为了赶速度赚取暴利,一些不法书商甚至直接从日本漫画杂志上翻印盗版,即便是正规的出版物《画书大王》上刊载的日本漫画也基本是未经授权的,泛滥之势引起日本出版方的关注并告到了中国,《画书大王》因版权问题被停刊,其发行方被处以上千万元的巨额罚款。日本漫画中的一些不良内容也引起家长和社会的尖锐批评。一时间,“口袋本”漫画成了不良青少读物的代名词。

  日本漫画的流行、《画书大王》的巨大销量促使有关部门认识到,动漫对于青少年的巨大影响力,培育本土的动漫已经刻不容缓。从1995年开始,由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牵头的“5155工程”在全国启动。所谓“5155工程”全称是“中国儿童动画出版工程”,即力争在两三年内建立5个动画出版基地(分别由辽宁少儿、中国少儿、少年儿童、接力和四川少儿5个出版社牵头),重点出版15套大型系列儿童动画图书,创立5个儿童动画刊物(即《中国卡通》、《北京卡通》、《少年漫画》、《漫画大王》、《卡通先锋》)。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使国产原创漫画迎来第一个发展的春天。

  1997年,金城第三次创业,以160万元资金在北京注册了一家漫画公司。当时二渠道已经有一个遍布全国的漫画发行渠道,发行商们对于读者口味的把握非常灵敏。当金城带着自己的漫画杂志《时代漫画》找人发行时,人家翻一翻就说,你这不行,读者不爱看原创、就爱看日本。结果《时代漫画》只出了8期,无疾而终。

  为了生存,2002年金城创办《漫友》。当时为了迎合读者,杂志为了避免版权纠纷,对于日本漫画不再以转载的方式刊印,转而介绍日本漫画咨询,读者爱屋及乌,杂志销量很好。“但是我自己是画漫画出身的,我总觉得中国孩子一定要看中国自己的漫画。”于是金城尝试着在杂志里增加本土作者的原创漫画,结果“原创增一寸,发行量降一尺”,读者和发行商都不买账,“确实令人苦恼”。

  为了扭转这种尴尬的局面,金城想了一个办法,举办原创漫画金龙奖,希望通过比赛的方式吸引原创作者,让原创作品引领读者的阅读趋向。从第一届的100多部作品参赛,到第二届的上千部,再到第五届的5000多部作品参赛,原创漫画渐渐壮大起来。“现在最受读者欢迎的全部是国产的原创作品,而且就是那些20几岁的年轻人的漫画最受青睐。”

  从边缘到中心,从地下经营到浮出水面,从屡败屡战到掘到第一桶金,从个人爱好到国家行为,金城的成功可谓中国动漫近年来发展历程的一个侧影。经过了20年的摸爬滚打,金城理解动漫产业的本质有着颇具个性的深刻理解:“使动漫形象品牌借助内容传播的影响力,通过商业运营,实现在不同商业领域的多次销售,创造出高附加值”,这是漫友公司走向成功的法宝。

  今天,向漫友这样的漫画企业在全国已如雨后春笋——出版社578家,期刊9468种,报纸1938种。随着“钱袋子”渐渐鼓起来,年轻的中国读者渴望幽默、渴望智慧、渴望新生事物,日益成熟的消费群体带动了中国漫画市场的快速发展。★ 第一个吃螃蟹的“中国小羊”

  “电影热映前,《喜羊羊与灰太狼》的500余集动画片已陆续在全国近50家电视台滚动播放了3年之久,最高收视率一度远超同期境外动画片;350万个毛绒玩偶在快餐店赠送;上海文广集团旗下13个频道、13个频率和新媒体铺天盖地宣传;大量衍生产品如卡通新年大红包随影票赠送;众多“喜羊羊儿童主题乐园”高调现身各地影院……”在谈到该片取得的巨大成功时,负责影片营销推广的上海文广集团影视剧中心营运部主任刘咏将成绩归功于产业链营销提前预热制造的巨大市场需求。

  其实,这种在国内看来颇具新意的营销方式,早已在许多国际著名动画品牌的营销中有经验可循。在好莱坞,迪斯尼利用旗下的迪斯尼专门频道、ABC(美国广播公司)等为其生产的电影大作推广的例子屡见不鲜。在日本,漫画出版、动画制作播出、版权授权、衍生品生产及销售、部分动漫作品外销授权、成功动漫产品的深度开发及具备混合消费模式的主题园区或主题店,早已形成良性循环的成熟产业链。

  当许多中国动漫企业还将目光锁定在传统的播出和票房收入时,日本、美国等动漫大国已经将更多精力放在延长产业链带来的产业规模上。有数据显示,美国迪斯尼公司每年授权产品的零售额高达270亿美元,各种品牌授权产品占美国零售市场的1/3,电影后续产品收入占到美国电影产业全部收益的73%。在日本,动漫产业所占GDP比重超过10%,仅动漫形象授权产品的销售就占全年动漫消费的一大半。然而在我国,动漫品牌授权业务只占零售市场的1.2%,产业链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具有极大的增长空间。

  但无论如何,《喜羊羊与灰太狼》为中国动漫的市场化营销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通过漫画书发行,DVD、网络授权、电影图书、玩具产品、食品饮料等衍生产品,其品牌形象授权收入已经占到总收益的70%,为中国动漫的产业链发展提供了切合本土实际的可复制性经验,也许才是这一国产动漫品牌最大的价值所在★ “喜羊羊”VS“功夫熊猫”

刚刚落幕的中国国际动漫博览会在博览会外举办了许多个零散的分会和活动,旨在为中国动漫企业寻找更加灵活的发展空间。“《喜羊羊》导演对话《功夫熊猫》导演”便是颇吸引眼球的一项活动。“对话”不对等。这是王六一给这个活动的评价,“‘喜羊羊’VS‘功夫熊猫’,为时尚早。”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中国动漫何处去:喜羊羊…
    中国地产网的介绍
    锡恩公司:为什么中国企…
    锡恩公司关注-中国企业的…
    中国今年铁矿石进口已超…
    北京国际金融论坛:中国…
    深圳金鼎福软件个股研究…
    中国期货交易所及主要品…
    中国期货交易所及主要品…
    图文:中国银监会首席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