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列表     学友堂,成就你我!  [admin  2006年11月29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学友堂 >> 社会人文 >> 文学 >> 文章正文
  夏衍作品《愁城记》           
夏衍作品《愁城记》
文章来源:不详 更新时间:2008-5-11 1:40:593i3i.cn
学友堂 www.3i3i.cn

赵 婉 唱
赵 婉 你又来做什么?昨天不是——
赵梅芬 不管他听,见你唱,我就来了。
赵 婉 那,今后我补唱了,省的你受罪•••
赵梅芬 大小姐,那老头讨厌死了赵婉谁?
赵梅芬
赵 婉 何四爷?
赵梅芬 嘿我替他开门的时候在我这儿捻了一把
赵 婉 那怕什么,他喜欢你啊。
赵梅芬 讨厌他
赵 婉 你讨厌他,老爷他好的很呐,他帮老爷做生意。他又来了?
赵梅芬 唔大小姐,你最大,他们发了财。
赵 婉 他们?
赵梅芬
赵 婉 你怎么知道?
赵梅芬 我听到的。喂,大小姐昨天李先生不是说么?米又贵了,马路上饿死了很多人。
赵 婉
赵梅芬 可是,听见米涨了价,太太高兴的——笑得两只眼睛只剩了一条缝,说:“还要涨,还要涨”反正饿死了人,跟它不相干。
赵 婉 小孩子别多管事,反正你又不饿饭
赵梅芬 张妈说,她的儿子在饿饭呢。
赵 婉
赵 婉 你想家么?
赵梅芬 大小姐前天替太太买药。马路上看见一个难民,跟我爸爸像极了,我想叫他。大小姐,他们会做难民,逃到上海来么?
赵 婉 也许,他们会突然的跑到这儿找你呢!
赵梅芬 那就好啦!
赵 婉 嘘
赵梅芬 要是他们来了,我立刻跟他们去,一天也不留。
赵 婉 你不怕饿饭吗
赵梅芬 不怕!我可以买花生米,再不然,我做笑姨娘
赵婉唔,但愿他们能够找到你
赵梅芬 等姑爷?
赵 婉 小东西
赵梅芬 大小姐
赵 婉 什么
赵梅芬 上面•••
赵 婉 上面怎么样?
赵梅芬 别讲出来,他们讲你们的坏话,说你不好。
赵婉 唉?
赵梅芬 说,来了一年多了,什么事情都不做。
赵 婉 当真。现在不是在找事情做么?
赵梅芬 还有•••
林孟平 好冷哪,起了大风。
赵 婉 外面这样冷么?你快做下来,你穿的太少了。
林孟平 梅芬,没有事么?
赵梅芬 姑少爷今天有么?打汉奸•••
林孟平 唔,没有。
赵梅芬 一个都没有?
林孟平 小东西,这样的事情可以天天有么?
赵梅芬 唉!
林孟平 今天怎么样,有什么结果•••
赵 婉 你先说。
林孟平 等一等,让我喝一杯热的茶
赵 婉 别动。梅芬给我烧点开水
赵梅芬
赵 婉 累啦?这么半天。
李彦云 唔,不凑巧,可以进来么?
赵 婉 你从什么地方学会了这一套。请坐,怎么样,咱们的英雄今天又有什么教要说么?
李彦云 说教,跟你说,说教要拣个对象,对于那些说了也没有用的人,就是请我说也不说了。
赵 婉 好大的架子!
林孟平 别闹了,别闹了,彦云讲正经话吧,外边的情形怎么样?
李彦云 什么外边的情形?难怪,今天刮大风,过一会儿也许还要下大雨,发大水,下大•••
赵 婉 什么?
李彦云 连你们也可以问外面的情形,不是翻天覆地的怪事么?我以为你们只要把这间屋子收拾的整整齐齐,漂漂亮亮,舒舒服服,便一切都玩啦,什么外面的情形,天翻了不跟你想干。
赵 婉 当然啦,我没有说你的道理不对,人,谁也不会说,应该离开社会而独立的,可是,尽管社会很龌龊,世界很痛苦,难道在这之外,就不能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和平、天真、纯洁的小圈子么?
李彦云 那••••
赵 婉 慢,等我说,你看过《七重天》么?我就相信,尽管生活痛苦,贫穷,但是人和人之间,还可以那样的纯爱和友情,那,对啦,在那张影片里面,一个场面使我流泪了,一对恋人穷困到不能生活,住在阁楼上面,从那屋顶的一块小小的圈子里,望见了在苍空里飞过的一排鸿雁•••
李彦云 唉,女诗人,请你别别在做诗好不好?别尽看天,散了父母兄弟,有多多少少的人在街头饿饭?小圈子,亨,你的小圈子主义,是建筑在依赖的上面,建筑在间接的剥削上面!知道了没有?把这间房当作了你的世界可是告诉你,世界宽的很,嘿看以看这外面的世界,这个满目挫伤的世界!
林孟平 唉,老李,别开玩笑,不冷吗?
李彦云 冷一下头脑就可以清醒起来。林孟平你穿了大衣,别人可•••
李彦云 喔,你。
赵 婉 彦云,你,对他们不能太残忍•••
李彦云 嘿,把这送给你。我,太长了•••
林孟平 谁,怕冷?我,不要。
李彦云 试试看,假如可以,就送给你,赵婉——不,林太太,给他试试身。
赵 婉 真的送么?你呢?
李彦云 我可用不着你管啦!林孟平嘿,这倒好像替我缝的一样。
赵 婉 对啦,不大不小,不长不短。
李彦云 那好极了。
林孟平 可是,我——
李彦云 孟平,婉贞不是说么?这个世界尽管是罪恶,在小圈子里面,还是可以有人对人爱么?
林孟平
李彦云 事情赵的怎么样?
林孟平
李彦云 你呐?赵婉
李彦云 那么,近来生活上••••••有什么地方要我帮忙吗?
赵 婉 你也并不怎么有钱,一次又一次的••••啊,我不知道怎么说。
李彦云 那当然啊,我也很穷,不过我的社会关系多一点•••
找太太 啊呦,你看漂亮急了,四爷来瞧一瞧,咱们大小姐的小家庭。姑少爷是美术家,所以•••
何晋芳 喔,了不起,了不起。
赵太太 呀,李先生也在这儿,好极了。
赵 婉 婶婶请坐!

赵太太 啊,你自己坐,别客气,自家人,陪何四爷来看看,怎么?你的手这么冷?风起了,多穿件衣服吧。
赵 婉 我不冷,谢谢!
何晋芳 怎么?住在一家里面,也这样客气么?真像走进君子国了。哈哈哈!
赵 婉 何老伯,生意怎么样?很忙吧。
赵太太 吁吁,姑少爷,做了新大衣!唔,样子好极了!你瞧!
林孟平 不,这是•••
李彦云 唉,对了,正好大家评一评,我也是跟他同去买的,国币八十块,样子好,料子也不错,自己很满意,买回来了,可是到了家,给太太一看,说样子不好,他就立刻给改了,说他不满意,是我做主买的。
赵 婉 我没有这么说,不过,我说,太贵了一点。
何晋芳 哈哈哈•••MR李这本来是太太的事情,你•••哈哈•••••••你可不应该干涉他们的内政啊••••
赵太太 四爷,我看,还是外面去找的好吧,不太小么/
赵 婉
何晋芳 大小倒是没有关系,不过,唔••••把布置得好好的一个小家庭,变成俗不可耐的•••写字间,未免太大杀风景了。
李彦云
林孟平
朱谦成 小一点倒也不妨,师母,我看,只要隔一层板,装修一下,林先生住在里面还是一样的。
赵太太 胡说,侄小姐是爱清静的,外面抛出呀,吃进呀,吵得她还能看书么?四爷,你再派人去找找看,难道这样大的上海,连一间房都找不出么?谦成你别偷懒!
朱谦成 现在已经不比从前了,即使有了,别说这样好的地段,再偏僻一点,这样一个房间命运八十一百不必开口。
赵太太 别多说,你,铜气攻了心,开口闭口就是钱!四爷,我看再商量吧。反正不差一二天。大小姐,姑少爷,不到楼上喝茶么?
赵 婉 谢谢,真的,客人来了连茶也不泡。
何晋芳 别客气,别客气,跟你叔叔还有点事要商量,过一会再来。
赵 婉 早呐,坐一下。真的,过一会再来坐。
何晋芳 梅芬,怎么的,见了我口也不开,家我呐。
赵梅芬 何老爷。
何晋芳 哈哈哈,•••在上海住了一年,黄毛小丫头也会漂亮起来。对么?
赵 婉
何晋芳 再见,别出来了!吁吁
李彦云 嘿孟平!
赵太太 哎哟,整天买进呀卖出呀,给他们头也搅昏了,我还是在侄小姐房里坐一下。
赵 婉 婶婶,喝茶,您太辛苦了。
赵太太 你自己喝,不,不,李先生喝,我们是自家人啊。唔茶好极了,你真能干,什么东西都买的又便宜又好。姑少爷,这么样,近来看电影么?
林孟平 唉,很好,很好。
赵 婉 婶婶。
赵太太 嗯?
赵 婉 叔叔的生意•••很发的吧?
赵太太 那儿的话,要是本钱多,就好了,现在哪一家不发财,可是你老爹死下来的时候背了一笔债••••••
赵 婉 不是这几天很忙么?米生意。
赵太太 那倒还不见得,第一是来源不旺,没有货,这几天广东又打起来了,香港的路断了,西贡米不能来;第二是工部局说要平价,不准买得太贵•••唉,我倒正要请教姑少爷呐。
赵 婉 他那儿知道,自己的事情,也理不清。
赵太太 啊,李先生,今天报上怎么说?我们是什么也不懂,你看,局面怎么样?
李彦云 还是拖,还要拖下去。
赵太太 嗯,这样下去,上海的人,实在太苦啦,这几天,什么也贵了。李先生很忙吧,今天怎么得闲?
李彦云 不今天有点小事,要找赵先生跟您帮忙,所以••••
赵太太 什么,嘿嘿••••••李先生笑话,我哪儿能帮什么忙呐!
李彦云 不,赵师母,天气气渐渐冷了,收容所里的难民,••••••在上海现在还有二十七个收容所,三万五六千难民,他们都还穿着单衣,所以,各慈善团体,想替他们募捐一点钱••••••
赵太太 真的,难民实在太苦了,李先生,你真热心做好事,成绩一定很好吧。嘿嘿••••••啊,忘了,得准备晚饭了。李先生您多做一下,我们这儿晚饭吧。
李彦云 哎,赵师母,你,•••••呸!
赵 婉 哎,聪明人又做傻事了捐钱也该找清对象,你以为她会捐钱么?
李彦云 那么,小姐,你希望她老是坐这儿跟你聊天,讲空话,联络感情么?
赵 婉 什么,你说?
李彦云 瞧,这是一本捐簿?咄,原来是一本《译报周刊》!懂了么?这是退兵之计,用捐簿来吓吝啬鬼这是万应灵符,百发百中的!
赵 婉 原来。
李彦云 咱们“姑少爷”,美术家,怎么样?
林孟平 婉贞,你方才答应了她,搬•••
赵 婉 不答应又怎么样?
林孟平 那么••••••
赵 婉 请进来。
赵梅芬 大小姐!
赵 婉 什么,你又来了,
赵梅芬 大小姐,跟你说句话。
赵 婉 说呀,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赵 婉 当真?
赵梅芬 大小姐,你•••
赵 婉 那简直是拐卖人口!
李彦云 什么事?
赵 婉 何四爷说:要收•••
林孟平 什么?要——
赵梅芬
李彦云 她说什么?
赵 婉 那老头说要收她做小•••当姨太太。
林孟平 那还了得!
赵 婉 真是太•••
李彦云 来,坐下来,先把方才的话讲完吧
赵 婉 唔
李彦云 有什么决心么?
李彦云 听一听•••这世界!
赵 婉
李彦云
第三幕
赵 婉 哪一位?
女 人 林师母,你不去籴一点吗?快啊!
赵 婉 是啊,正想去——
女 人 今天一连涨了两次了,中饭时候五十五,现在五十九了……
煤球、肥皂,什么都贵了。
赵 婉 多谢你,我就去,因为没有人。
女 人 你们林先生没回来?
赵 婉 应该快回来了。
女 人 喂,林师母,有什么金器么?快兑了吧,今天说,换到七百三十九了!真的,换了囤点米,煤球,给你们小宝宝做衣服的布,价钱一天一天的飞。
女 人 真是逼死人啦!
赵 婉 嘘!
林孟平
赵 婉 怎么啦?
林孟平
赵 婉 用了几张?他们。
林孟平 全是些瞎子,“用了几张?”一张也看不上眼。
赵 婉 平,耐一耐,他们要的是商业广告,不是美术品啊!那么你怎么办?
林孟平 全拿回来了,我看过他们画的东西,他们没有批评我的资格。
赵 婉 那么……
林孟平 什么,这还能忍么?为了几块钱,我去求他们用一张两张吗?笑话!
赵 婉 宝宝睡着呐!
林孟平 宁可饿饭,我不能……
赵 婉 可是……
林孟平 什么?

参考资料

夏衍先生剧本 修改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2004-2012  学友堂 [3i3i.cn]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www.3i3i.cn All rights reserved.